說好的稿子呢?

病重狀態。

07-10

2011

意識流。

總之是前陣子的夢(看這人多廚
打成字多害羞(?

[黑瓶注意]
那就灑糖吧www↓↓


盜斗回來,他覺得有點小疲倦。

一回頭,不意外看到小傢伙抱著刀縮在牆角。
他勾起了嘴角。

他在那人的耳畔說著:嘿,小傢伙,在這睡會著涼的。要不要黑哥哥抱你上床哇?
那小傢伙微微睜開眼睛,慢慢放下了手中緊抱的烏金古刀,對他伸出手。

他笑的更開心了,一把將對男人而言過輕的他抱起,直直地走向專屬於他的地盤
將熟睡的人上在床上後才發現,小傢伙的手是緊緊揪著他的衣擺。不放開

他又笑著說道:小傢伙捨不得哥哥離開?嗯?
若有似無地,他似乎看見了他微微點了下頭。

本想洗個澡再睡的,反正沒流什麼汗索性也鑽入被窩裡。
緩緩的,一隻微涼的手圈住他的腰。

他笑的開懷,卻不想驚動難得撒嬌(這是他所定義的)的小傢伙。
當作是回禮,他想著,接著便用像是想把在身旁的人用著想揉進自己身體的力道緊緊擁著。

抱住的微涼身軀顫動了一下。
漸漸的,又放鬆下來,但是環住他的腰的那隻手卻又施了更多的力道。

他感覺到自己墨鏡下的眼都是在笑的。

不放開,放不開。
兩人靜靜的,在這不大的空間,睡了。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怎麼說呢,我很喜歡這種靜悄悄的小互動。
很適合這兩人的很可愛★


阿,附註:是從廚噗轉來的ww
|TOP|

COMMENT

COMMENT FORM

  • URL:
  • 本文:
  • password:
  • 秘密留言:
  • 只對管理員顯示

TRACK BACK